无辜被囚14年的关塔那摩监狱受害者 揭开美式人权虚伪面纱

  臭名昭著的关塔那摩监狱,是美国军方于2002年在古巴关塔那摩湾海军基地设置的军事监狱,最初的目的是为了关押“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成员,但多年来,关塔那摩监狱在押人员大多没受到起诉或审理,而且那里的虐囚丑闻层出不穷。

  无辜被囚14年的关塔那摩监狱受害者

  毛里塔尼亚人穆罕默杜·乌尔德·斯拉希,是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时间最长的人之一。服刑期间,他从未受到过人权与法律的保护,最终,美国没有找出任何给他定罪的理由,斯拉希最终被释放。出狱后,他把自己在关塔那摩监狱的经历写成了《关塔那摩日记》,电影《毛里塔尼亚人》就是根据斯拉希的日记改编的。

  《毛里塔尼亚人》电影预告片:美国政府在关塔那摩监狱关押着700多名囚犯,我们国家什么时候开始,可以不经审判就把人关起来了?我在这里的所有时间里都被告知“你有罪” ,不是因为我做过的什么,而是因为怀疑和联想。

  这部有关关塔那摩监狱的影片《毛里塔尼亚人》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穆罕默杜·乌尔德·斯拉希1970年生于非洲的毛里塔尼亚。2001年“9·11”事件后,他在毛里塔尼亚被捕。2002年被转移到关塔那摩监狱,一关就是十多年。被拘押期间,他受到各种虐待,甚至家人也被当做筹码来威胁他“认罪”。

  他把在狱中的遭遇写成《关塔那摩日记》,这部电影就是根据《关塔那摩日记》改编而成,影片讲述了他在不同场合下遭受虐待的细节。

  斯拉希日记:这里太冷了,我一直在发抖,接下来的70天,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一天24小时的审问,我完全活在恐惧之中,有个人狠狠地打我的脸,并很快遮住我的眼睛和耳朵,用袋子套住我的头,他们拉紧我脚踝和腰部的锁链,然后我就开始流血,我以为他们要处决我了。

  斯拉希说,之前,他误以为美国是一个尊重法律的国家,直到他被关进关塔那摩监狱。在关塔那摩监狱的14年里,斯拉希从未受到任何审判,直至2016年,他以“不构成重大安全威胁”被美军释放。

  斯拉希:狱中遭虐待 母亲被抓 几近崩溃

  如今,51岁的斯拉希居住在荷兰北部城市格罗宁根,是当地一家剧院的常驻作家。当地时间20日,斯拉希接受了总台记者的独家专访,这也是他首次接受中国媒体采访。

  斯拉希在采访中说,美国所谓的“人权”,仅仅是用来“交易的筹码”,而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则充当了美国的“帮凶”。斯拉希说,他坚信,正义一定不会缺席,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总台记者 郑治:能否告诉我,你在关塔那摩监狱最痛苦的经历是什么?在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关塔那摩监狱受害者 斯拉希:刚被关进关塔那摩监狱的70天里,我没有睡觉,70天没有睡。这听起来像是在撒谎,因为人不可能70天不睡觉,但这都是有书面记录可循的。然而,这仅仅是开始,后来还曾有一个叫理查德·祖利的芝加哥警察来见我,他对我说,我们要带走你的母亲。我是在2001年被绑架的,也就是说,在我被关押两年之后,他们说要抓我的母亲,我感觉自己快疯掉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告诉他们,你们所有的指控,我都认。

  在实施了一系列虐待、殴打以及性侵犯后,美国又将斯拉希的母亲挟为人质。最终,斯拉希精神崩溃,开始承认各项强加的犯罪指控,包括有关涉嫌“阴谋炸毁多伦多的加拿大国家电视塔”的罪行。

  关塔那摩监狱受害者 斯拉希:他(审讯人员)告诉我,如果你说你谋划袭击加拿大国家电视塔,那么听起来就比较合理可信,但我问他,什么是加拿大国家电视塔,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对方回答说,就是在多伦多的那座电视塔。我说,好,那就这样吧。就这样我写下了要袭击加拿大国家电视塔,写完签字之后,交给对方。

  不过,斯拉希最终还是没能见到自己的母亲。对于当初在毛里塔尼亚老家与母亲分别时的场景,他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关塔那摩监狱受害者 斯拉希:当时,只有我和母亲在家,他们说,你必须跟我们走,这是美国设计的一个陷阱,为的就是绑架我,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在美国,这样做是不允许的,但是他们却可以对非洲和中东的人民这样做。从母亲的眼中,我看到的是恐惧,当时,我还不能真正懂得那种恐惧,直到多年后,大约20年后,当我有了自己的儿子,我才能体会到。如果有人突然出现,把我的儿子绑走,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他们没有给你任何理由,他们让我开自己的车离开,从后视镜中,我可以看到母亲,她一直在那里祈祷,疯狂地祈祷,一直不停。随后汽车右转,大约200米之后,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再也见不到了。多年后,他们到监狱里跟我说,你的母亲死了。我无法向你描述我的痛苦和煎熬,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内似乎在燃烧,像火一样燃烧。

  斯拉希记录狱中遭遇 揭露美加政府罪行

  2005年,斯拉希在狱中把自己的遭遇记录下来,写成《关塔那摩日记》。2015年,这本书一经出版立即登上畅销榜。斯拉希在接受总台记者独家专访时说,他写这本书是希望让更多人知道发生在关塔那摩监狱的事情,让更多人清楚美国政府的罪行。

  关塔那摩监狱受害者 斯拉希:美国当时决定将大量的人集中关押起来,剥夺他们的司法权益。美国之所以在领土之外设立关塔那摩监狱,为的就是通过虐待手段,强迫他人认罪。我之所以和其他人一起被抓走,是因为我的表兄和本·拉登已故的儿子是朋友,可虽然是朋友,但我的表兄并没有参与任何事情,即使他参与了,也与我无关。我只是假设,为的是让大家更好理解,这一切不应该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无辜的人不应该被投入监狱。在未经合法程序的情况下,没有人可以被投入监狱,没人可以,没有人应该遭受虐待,我们同样都是人啊。

  2000年前后,也就是美国“9·11”事件发生前夕,斯拉希移居加拿大,曾在那里短暂学习和生活,在此期间,他成为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和联邦警方的重点调查对象。今年4月,斯拉希将加拿大政府告上法庭,索赔3500万加元(约合1.82亿元人民币)。他认为,加拿大充当了美国的“帮凶”,正是加拿大积极“效忠”美国,才导致他坐了14年冤狱。

  关塔那摩监狱受害者 斯拉希:没有加拿大政府的参与,我就绝对不会被绑架走,如果加拿大政府没有向美国提供虚假的情报,我绝对不会被绑架走。负责审讯我的一个叫查理的美国警官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他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去过加拿大,我可能永远都不会见到他。

  斯拉希:美国所谓“人权”不过是其交易筹码

  在谈到美国标榜的所谓“人权”,在关塔那摩监狱饱受非人虐待的斯拉希认为,美国将人权作为交易的筹码,美国本身就是侵犯、践踏人权的一方,而成为美国的盟友,便也可以在人权问题上肆意妄为。

  总台记者 郑治:美国经常谈论,它的人权、民主、正义和法治,对于美国政府的这些惯用语,你是怎样理解的?

  关塔那摩监狱受害者 斯拉希:我始终认为,美国是将人权用来交易的。当美国抨击他国不尊重人权的时候,不尊重人权的恰恰正是美国自己,而一旦成为美国的盟友,那这个国家就可以恣意妄为,绝对不会存在所谓的“人权问题” 。但如果它不是美国的盟友,那么它就是所谓“侵犯人权”的国家,这正是将人权问题市场化,因为被视为侵犯人权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斯拉希:坚信正义一定不会缺席

  去年12月,斯拉希从毛里塔尼亚移居荷兰。目前,他的主要工作是为剧院的各种演出撰写剧本,生活趋于平静。斯拉希说,他计划在未来完成更多艺术创作,并希望有机会到全球不同地方去演出。

  至于对加拿大政府的起诉,他说,不管最终结局如何,都不会影响自己的生活,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情地享受自由,用心过好每一天。

  不过,斯拉希坚信,正义一定不会缺席,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国际舆论谴责美国在关塔那摩监狱侵犯人权

  关塔那摩监狱是美国肆意侵犯人权的一大铁证,联合国曾多次要求美国关闭关塔那摩监狱,国际舆论也普遍谴责美国在关塔那摩监狱严重侵犯人权。今年1月10日,一些联合国专家发表声明,呼吁美国政府关闭关塔那摩监狱,“结束这一肆意侵犯人权的丑陋篇章”。

  专家们指出,关塔那摩监狱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地方,关押在那里的囚犯被剥夺了最基本的权利,并且遭到系统性的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专家们还指出:“诉讼程序不公平不透明、被告难以获得平等权利,是美国法治承诺上的污点。美国司法系统未能保护人权、维护法治,在他们的明显认可和支持下,一个法律黑洞在关塔那摩不断扩大。”

  有网友说,“关塔那摩监狱持续运营是美国历届政府的失败和耻辱。”“这些自称民主的政客做法恶劣而令人悲伤。他们毫不在乎法律和宪法。”另一些网友则尖锐地指出,“关塔那摩监狱不是美国价值观上的一个污点,而是这些价值观的必然结果。”“这就是在制造和生产恐怖主义,这才是极端主义真正的燃料。”不少网友愤怒表示,“美国有着全世界最差的人权纪录,却在人权问题上对全世界说教,令人震惊。”

  关塔那摩监狱揭开美式人权虚伪面纱

  美国在关塔那摩监狱的种种恶行与一些政客的道貌岸然形成鲜明对比和强烈讽刺,让世人进一步看清了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虚伪丑恶,揭开美式人权的虚伪面纱。

  在人权方面,美国应做好自己的“作业”,而不是动辄对他国指手画脚,甚至无中生有对别国污蔑抹黑。

原标题:无辜被囚14年的关塔那摩监狱受害者 揭开美式人权虚伪面纱

责任编辑:陈仕超
  • 新海南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博

    用微博扫一扫

看天下

读懂中国放眼全球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技术服务 |  法律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2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966123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nhwwljb@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