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周刊 | 《独行月球》:宇宙这么大,我们还会遇见

文\海南周刊特约撰稿 曾庆江

近期,由开心麻花核心成员沈腾、马丽等人主演的科幻喜剧片《独行月球》,点燃了暑期档。截至8月7日上午,该片票房已突破19亿元,再次让大众见证了喜剧电影的巨大市场感召力。其实,该片的卖点更在于对喜剧内涵的进一步扩大,让人们深深感受到喜剧的最高境界往往是悲剧,这样才能拥有更加打动人心的力量。

两颗星球的对望

在众多开心麻花影片中,《独行月球》应该是最特别的。该片将主要场景从地球转移到月球之上,从而形成两颗星球的对望。当然,这也不是主创人员脑洞大开的空想,而是紧跟人类的航天技术,融入了不少科幻元素,从而顺利实现“喜剧+科幻”的融合,这既是喜剧元素的不断拓展,也是科幻题材的新尝试。

从喜剧的角度出发,故事情节一般都不会太复杂,《独行月球》也是如此。这部影片主要围绕独居月球——重返地球这条故事线展开。

人类为抵御小行星的撞击,在月球上部署了“月盾计划”来保护地球。独孤月(沈腾饰)对指挥长马蓝星(马丽饰)一见钟情,因此委曲求全选择担任维修工。陨石来袭,工作队全员紧急撤离,只有独孤月错过撤离机会,被迫一个人留在月球上过着破罐子破摔的生活。

遭遇陨石袭击的地球上,幸存者陷入世界末日的萎靡不振中。马蓝星团队决定将独孤月打造成英雄,以直播的方式展现独孤月在月球上的生存状况。幸存者告诉独孤月,“你不是一个人。”带着对马蓝星的思念,独孤月打算自救重返地球。月球是人类最后的希望,地球是人们从月球重返的归宿。两颗星球的对望,既是人类求生之所在,也是地月之恋的相互牵挂。

当然,从月球重返地球,可是一个“技术活儿”。在独孤月的自救中,科幻元素就闪亮登场了。当然,我们还不能将《独行月球》视为一部标准的科幻片。在这部影片中,科幻只是辅助性元素。但是,这种跨界式的做法,既让我们看到喜剧电影的新增长点,也让我们看到科幻电影新的表达方式。

穿透人心的力量

阴差阳错中,成就了两颗星球的对望。但是,《独行月球》并没有将其处理成一个俗滥的爱情故事,也没有观众期待的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是在极其浪漫的喜剧化表达中展现了悲剧性结局,从而打造了穿透人心的力量。这可谓是创作团队在某种程度上的自我超越。

诚然,《独行月球》是一部“含腾量”极高的作品,但是真正感人的喜剧化效果,不仅仅是依靠演员的本色表演,更在于精心的故事设计。本来以为自己是“宇宙最后的人类”的独孤月,已经打算在月球孤独终老,得知地球依然有幸存者后,再见马蓝星成为他重返地球最大的动力。如果影片仅仅停留在这个层面,那就是大众口中的“烂片”了。影片的用心显然不在于此。

为了强化喜剧效果,该片特意设置了一个被遗忘在月球的金刚鼠。独孤月和金刚鼠“相爱相杀”,最终成为好朋友。为了找回宇宙之锤,独孤月带着金刚鼠和太阳赛跑,当然也是在和自己的生命赛跑。因为独孤月的粗心,他居然落下了金刚鼠!在最后的生死关头,独孤月选择回去救金刚鼠,“要死一块死”!这自然让众多观众感动不已。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投桃报李的金刚鼠拉着车在月球上狂奔,与时间赛跑。这才真正让影片获得了穿透人心的力量,也极具浪漫色彩。

眼看“有情人将成眷属”,孤独月即将重返地球,人类也找到了继续前行的力量,《独行月球》却有意设置了一个“大梗”。原来,残余的陨石仍在撞向地球,地球再次面临末日危机。唯一的办法就是有人在太空中用宇宙之锤将残余的陨石撞碎在太空中。身在太空中的独孤月成为实施行动的唯一人选!

抱着保护爱人的念想,也带着拯救地球的本能使命,独孤月做出了最终选择。地球安全了,而独孤月也化作漫天星斗,永远留在太空中!独孤月在最后关头,从“小我”走向“大我”。这种精神虽然在此前不少战争片中都有所体现,但是在科幻片中体现却另有一种穿透人心的力量。

正如片中台词所说,“在生活中,总有这样一种人,普普通通是他们的人设,碌碌无为是他们的日常,但在关键时刻总能挺身而出、逆光而行。”这就是穿透人心的力量!

开心麻花的未来

开心麻花从舞台剧向我们走来,走向了新时代的喜剧电影,实现了成功跨界,给诸多舞台艺术家以相应启迪。

从《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等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喜剧对大众的巨大感召力。开心麻花、“含腾量”已经逐渐成为喜剧电影不可分割的重要元素和大票房的双重保险。但是,如果喜剧电影仅仅停留于此,想要再创新高就面临着很大难题,毕竟观众的审美水平是在不断提高的,而且开心麻花的命运还与沈腾、马丽等重要演员的个人表演紧紧联系在一起。

在几部爆款作品之后,随着大众对喜剧电影的期望值越来越高,人们开始进一步深度审视开心麻花系列影片。其中,片段化的问题使得故事构架存在较大问题。就拿《独行月球》来说,不少观众将其调侃为“太空旅客”+“火星救援”的拼图。如何从舞台剧的电影版本真正走向喜剧电影,是开心麻花团队后续创作时需要深入思考的。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喜剧作品一直定位为小人物的故事,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等也因此广获好评。正视小人物的生存现状、喜怒哀乐没错,但是这样也在某种程度上窄化了喜剧电影的创作题材。其实,喜剧电影作品可以适当开放思维,在不同题材中进行尝试。喜剧的本质,并不见得一定要依靠段子、梗或者夸张性的表演来立足,也可以通过人类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来体现。

《独行月球》也许并不完美,但是它在“喜剧+科幻”的嫁接上进行了新尝试,使得剧情有了更大张力。片中有部分观众觉得俗滥的爱情,也有让人感动的家国情怀。喜剧的效果并不完全是喜乐,也可以让大众在宏大题材中感受到乐观向上的力量和激荡人心的浪漫。喜剧电影不应止于娱乐,更应当是艺术的集萃。

本文配图为《独行月球》海报和剧照

(作者系苏州大学传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标题:《独行月球》:宇宙这么大,我们还会遇见

责任编辑:蔡千岚
  • 新海南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博

    用微博扫一扫

海南文体

娱乐文体活色生鲜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技术服务 |  法律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2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966123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nhwwljb@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