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日签 | 刘大先:文笔峰的世俗与信仰

  本期作家,刘大先

刘大先,文学博士,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民族文学研究》副主编。著有《现代中国与少数民族文学》《文学的共和》等十余种,曾获鲁迅文学奖、唐弢青年文学研究奖、2013年年度批评家奖等。

《在文笔峰洗心,到石塘溪泡脚》摘录

文/刘大先

定安是海南难得的一块平原,文笔峰孤峰独起,爬到顶上,眺望辽阔四野,绿色苍茫,天高云淡,自有一番卓然不群的气象。上山道上没有什么人,时不时有异色蝴蝶蹁跹而来,顶台石柱下歇息了五六只白鸽,看到人来也不惊惶,施施然振翅亮羽,平添了几分仙气。想起昨晚在山间散步,萤火虫穿梭于黄蝉与高良姜之间,蛙鸣与蟋蟀的叫声此起彼伏,不枉 “翠玄洞天,琼台福地”的称呼。

这里修建了以玉蟾阁为主体的建筑群,环峰分别是药王殿、财神殿、文昌阁、慈航殿、文笔书院、元辰殿、妈祖殿、碧霞殿、转运殿、月老殿、七星殿 、玉清殿 、养生殿等,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结构最完整的道教仿古建筑群。据说南宋年间白玉蟾就是在此地羽化登仙的,这里也是元朝王子图帖睦尔(即后来的元文帝)的龙兴之地,所以这些建筑的设计理念融合了道教与儒家的元素。进门左右有“立德堂”与“洗心堂”,“立德”源出《左传·襄公二十四年》的“三不朽”之说,“洗心”出于《周易·系辞上》“圣人以此洗心,退藏于密,吉凶与民同患”。生活扰攘,人各有欲,世俗喧嚣,红尘烦恼,偶尔做一次文笔峰之游,倒不妨是一次洗心之旅。

从右边上山,先是民族英雄园,立有从岳飞、戚继光、林则徐到方志敏、杨靖宇等人塑像,与海南本地有关的则是冼太夫人。再往前走是以孝文化为题材的雕塑群,俱是历史上的传说典故人物。这两处突出了家国一体,忠孝双全的主题,并不见得有独特之处。

“日月潜辉”的元辰殿颇值得一观,外观摹仿了天坛的圆形样式,内里结构精巧。这个元辰殿虽然与北京白云观的建筑格式不同,但是祀奉的同样是六十甲子神和中天梵炁斗姥元君。六十甲子神就是以天干地支相合所成的六十位星宿神,祂们轮流值年,又称太刚神,也称太岁大将军。我查了下自己出生那年是戊午太岁黎卿大将军值班,看塑像是一位黑脸蓝袍的将军,明宣德年间生于安徽,原来还是老乡。斗姥元君的塑像八臂三面,我不太理解。回到房间查资料发现,道教中,斗姥是玉皇大帝、紫薇大帝和北斗七星的母亲。祂的原型是印度婆罗门教的神明摩利攴,后来被佛教吸收,由男神变为雌雄同体,称为摩利支天或摩利攴菩萨,因而具有曼妙天女和三头六臂、猪面獠牙的不同面孔。这些知识很有趣,显示了儒道释文化在发展演变过程中的彼此吸纳与汇合。

玉蟾阁三层八角,寓意三生万物与八卦生万象,位于文笔峰正中,前对一个硕大的阴阳鱼图。白玉蟾作为道教南宗五祖,被附会为金蟾化身,山道旁有一块大扁石就被命名为金蟾石。道教传说中,金蟾是为玉皇大帝看管金库和藏经阁的瑞兽,这个象征在今天被转喻到有助于求学考试和求财致富。在这些细节中,可以看到民间智慧的世俗性与变通性——它能够将原本毫不相干的事物灵活地糅合到一起。鲁迅曾说过“中国根柢全在道教”,这个判断我是比较认可的。道教是中国本土自身的宗教,不离烟火,不弃红尘,不走极端,不仅吸收了道家思想,还兼收墨、兵、法各家,把纷繁杂乱互不相干的哲理、神话、巫术整合为一,并且因应地理与民俗的差异,在不同的地方做了调适性的处理。也就是说,它一直有着源头活水,并且与时俱进。所以,对于这个明显是摹仿其他道教名胜与文旅创意的建筑群,我倒不觉得有什么违和或庸俗的地方,因为避害求福、囫囵吞枣本身就是平民百姓日常信仰的题中应有之意。寻常来这里的游客各取所需,与开发者各得其所,也是一种时代现象。

玉蟾阁出门往南走,经过南扶水库,由214省道转225县道,再进入到一条槟榔遮蔽、曲里拐弯的村路,大约25公里,就是龙门镇石塘溪火山冷泉。它是中国继台湾岛苏奥冷泉、黑龙江五大连池冷泉之后的第三大冷泉,也是中国唯一的热带冷泉。过了龙拔塘小学就到了久温塘村,村里并没有进行旅游开发,所以去泡冷泉做鱼疗是免费的。村民只是在空地上画了一些停车位供前来此地的人们停车,路边摆了一些本地土产如猪肉粽子、盐焗鸭蛋之类的小摊。

沿着一条火山石铺成的七高八低的小路往里走,芭蕉叶和榕树逐渐浓盛起来,几乎要遮住石道了。转过一丛滴水观音,眼前豁然开朗,发现一块开阔的平畴,生长着密不透风的水葫芦,一条小溪汇聚成的几个小池塘分布在树林下,许多人坐在石头上把脚泡在水里,有几个小孩光着屁股在水中嬉戏。虽然没有风吹来,凉意已从水面浮泛出来。我迫不及待地脱掉鞋袜,踏入水中,池水光洁清冽,清澈见底,池底的碎石硌得脚疼,一种疼并愉悦的感受涌上心来。坐了一会儿,就有小鱼跑过来啃脚。这真是奇妙的感受,痒滋滋的舒服。小鱼有点像鲫鱼,肚皮金黄,脊背微黑,小的不过大拇指尺寸,大的有五岁孩童手掌那么大。可能因为近几年来泡脚的人多,村里又不许捕捞,它们个个都悠然自得,且很肥。

如果说在文笔峰体验了一下世俗与信仰之间微妙的张力,松弛了精神压力,石塘溪的水与鱼则彻底让人放松了身体。我们至少在水里泡了有两个多小时,想到时间不早了,才依依不舍地起身。回去的石阶上,遇到一个少年赶着一群黄牛,夕阳西下,黄牛慢吞吞地迈着步子,一边还不忘嚼几嘴路边的野草。老人们坐在树下浓阴里喁喁杂谈,放学归来的小学生踢踢踏踏地走着。此情此景,不由得让我想起曾经在乡下有过的无邪时光。偷得浮生半日闲。

责任编辑:蔡千岚
  • 新海南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博

    用微博扫一扫

海南文体

娱乐文体活色生鲜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