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记丨徐则臣:考古爱好者终于来到发掘现场

>>>点击进入专题<<<

  2021年5月8日,星期六,琼中

  昨天晚上临时定下去水会所。前些天,兆言老师和大先兄去了,我来得晚,错过了。整个环行海南的方案是提前定好的,错过了就错过了。但我心心念念,还是想去。这地方正在考古发掘,400年前的水会所城址一点一点地显露出来,听得我心里直痒痒。我是个考古爱好者,多年来关注考古都是纸上谈兵,看文字和影像资料,无缘实地观摩。这一次正赶上现场作业,兆言老师和大先兄又跟我狠狠地描述了一番他们操练洛阳铲的盛况,搞得我如果不抓住机会,感觉都对不住自己了。于是向负责该项目的宫池申请,看是否有补救的可能。宫池小手一挥,明早就去,只是路途遥远,7:30就得出发。

  这个时间对我来说相当早,但要求是我提的,只好认了,定了两个闹钟,担心误了点。没成想,心思重睡眠就浅,一夜断断续续醒了十八回。床倒是及时起了,上了车就一路昏睡,沿途的好景致全没看见。醒得却也及时,睁开眼喝两口水,就到了琼中县黎母山镇大堡村村委会。这是一个行政村,下辖的自然村中有一个叫水上市村,就在旁边,水会所在水上市村的地盘上。

  水会所全称水会守御所城,明代万历二十八年(1600)平定黎族马矢叛乱后所建。万历年间的《琼州府志》(昨天写到科举时代海南唯一的探花张岳崧,他在清雍正年间也编纂了一部《琼州府志》,包罗万象,内容更其详尽)有记载:“水会所城。在琼山林湾都,去城三百里。万历二十八年平黎马屎,按察使林如楚题建,周围三百七十五丈,横阔七十二丈,启门三,东东安,南南平,西西安,上建楼四。”《琼州府志》里称“马矢”为“马屎”,不雅,不知是音译还是刻意。即便音译,用“屎”字多半也是情绪所致,刻意为之。

  按《府志》中的描述,水会所不算小。城大致呈长方形,折算成一下,东西城墙长约290米,南北城墙长约310米,设东、南、西三座城门。《府志》里还说,城建好后,设立了水会城公署,接着又创建先师庙、两庑、明伦堂,兴教育,有专人教黎族儿童读书耕田。又设了祠堂,春秋两季祭祀用,可惜建好不久即倒塌,只好重建。《府志》中其他涉及水会所的内容,基本都是关于城内兵力配置的,从数据上看,堪称重兵把守。平乱之后,朝廷不敢掉以轻心,在安抚和促进日常生产的同时,不忘以浩荡的军威来震慑。他们深知武力之重要。

  海南省考古队的寿老师带我们参观作业现场。

  在村后的一片林地里。如果没有专业的勘探,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些丰腴茂密的橡胶林之下,还沉睡着一座400年前的古城。橡胶还在收割,每棵树上都有倾斜的环切伤口,伤口的最底端插入一片铁片做的引流槽,旁边备有接胶的小碗。昨天的橡胶已收割完毕。如果重新环割一道树皮,便会有白色的橡胶渗出来,细细地流进碗里。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收割橡胶的装置。

  先看三座城门。寿老师介绍,发掘城门和城墙,要破坏一些橡胶树,尽管村民对考古发掘很理解,但按照规定,还是会赔付他们相关的费用。城门都是花岗岩基础,建造水会所时间仓促,只用了一年就完工了,石头来不及精打细磨,发掘出的石头证明了这一点,都不是非常规整。但出土石柱础、挡门石、门臼子还是一目了然。三个城门保留得都挺完好。现在发掘出来的城墙,东城墙的保存也基本完好,南城墙略有缺损,北、西城墙破坏比较严重。城墙主要是泥土构筑,两侧用石块堆砌作为护坡。寿老师还带我们到了城外,还是一片林地,只能脑补了,我高抬脚,想象自己越城而出。眼前宽阔的林地中,有一段带状的、微微凹陷的弧形野地,那就是环绕水会所的壕沟。

  最近一段时间,考古工作有了长足的进展,发掘出了几间房屋的石头基础。到现场时,考古队员正带着工人在探方里作业。已挖出探方若干,方方正正的一个挨着一个。房屋的石头地基就出现在一个个探方里,也很整齐,几间房子连在一块儿,相邻的两间公用一座山墙。初步推测这地方可能是军营。征得工作人员的同意,我胆怯地迈进探方,向工作人员学习使用手铲。如何握住铲子手柄,大拇指抵在哪里,食指怎么放,都有讲究。拿对了,干活会更科学,土层可以刮得更细更薄,伤不着文物,也更见效率。我试了一下,有少年时干农活儿的底子,手铲用起来还算顺手。但探铲就不行了,玩不转。

  隔着一条林间小路,对面的林子里工人们已经开始了另外的探查。考古队的领队带着,雇用的几位当地村民正打着梅花点。已经探出那一块土层下面有东西,现在要把探测的范围进一步扩大。终于见到了洛阳铲。我大步迈过去,要求感受一下洛阳铲。领队严肃地纠正,盗墓的才叫洛阳铲,咱们正儿八经的考古,叫探铲。我说,不是一个东西吗?领队说,一个东西也不行,性质在那儿。好吧,我说,探铲。

  工人把探铲往地下一送,转一圈,提上来再一撴,一铲泥就利落地抖出来,看着挺轻松,接电话聊天啥都不耽误。到我手里就不行,铲子送下去了,转不动;拧着铲柄终于转动了半圈,铲子提上来泥抖不出去。这活儿跟小时候挖眼种豆子区别也不大啊,不服气,憋着继续探。几十下过后,手掌疼,再使蛮劲儿磨下去,肯定要磨出泡来,认怂了。领队给我讲技术要领,说,别小看了这简单的探铲。我自以为自己还有点考古的潜质,现在看,盗墓的资格都不够。不管了,反正洛阳铲是摸过了。

  水会所范围比较大,整个发掘的周期也比较长,已经发掘的部分,有的还露在日光底下,有些已经及时回填。出土的部分文物,比如石碑基座、明代晚期的青花瓷片、铜钱等,则已造册统计一过,妥善收纳了。回填的部分和文物,自然是看不到了。倒是在城外的一处明代官田里,看见立着的界碑,刻有“总府官田 上至东北脚界止”“下界民田”字样。

  寿老师是专家,一直跟着水会所项目,他认为这次发掘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证明了水会所城市现今海南岛保存较完好的明代古城之一,为研究明代卫所制度和海南岛古代遗址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证据。考古的意义也正在于此,回到历史现场,以有说服力的物证回应相关的文献记载。当然,他肯定更希望能勘探出超越“物证”的现场,若果如此,那就不单是回应现存的文献了,而是切实地填补了历史的空白,把我们看不见乃至想象力都无法到达的“过去”,向着某个幽深处更加有力地推进一大步。

南海网版权声明:
以上内容由南海网原创生产,未经书面许可,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对上述内容的任何部分进行使用、复制、修改、抄录、传播或与其它产品捆绑使用、销售。如需转载,请与南海网联系授权,凡侵犯本公司版权等知识产权的,本公司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电子邮箱:nhwglzx@163.com.
责任编辑:许海若
  • 新海南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手机客户端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信公众号

    用微信扫一扫
  • 南海网微博

    用微博扫一扫

原创报道

精彩海南 新闻早知道 进入栏目
栏目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 电话:(86)0898-66810806  传真:0898-66810545  24小时举报电话96612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612006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10828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琼字0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琼B2-2008008 广告经营许可证:460000100120 琼公网监备号:46010602000273号
本网法律顾问: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 李君律师
南海网备案号 琼ICP备090050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