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召开座谈会,认真学习贯彻习总书记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重要讲话...
媒体聚焦
独家报道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活动及其他有关活动安排
  (一)9月3日上午,以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名义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包括检阅部队)。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并作重要讲话。9月3日,还将在北京举行招待会和文艺晚会。纪念活动还有一项重要内容是,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名义,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习近平总书记将亲自为抗战老战士、老同志代表,抗战将领或其遗属代表颁发纪念章。
  (二)其他有关纪念活动 【详细】
  各方评论
  海南各界
作为一名传令兵,不仅需要穿越很多的危险地带,而且也随时面临死亡的有威胁。这个工作很重要,“传令到不到位,关系到战士们的生死,关系到战局的胜败”。那些年,支队参加的战斗,可以说都跟庄迪流的传令有关。...[详细]
1939年2月,日寇登陆海南岛并占领了海口、府城,又一路沿着琼文线向大致坡、潭牛方向轰炸。国民党文昌党部、县政府的文武官员仓皇向重兴、石壁一带撤退。那一年,出生在文昌南阳墟的王禄贵15岁。...[详细]
张运福说,1943年秋天,我所在的第九中队被日军围困,当时我不想走了,如果敌人靠前,就跟他们同归于尽。于是我将身上携带的两个手榴弹盖打开,准备先投一个杀敌,另外一个与敌人同归于尽。...[详细]
“抗战的那几年,我们全家躲进山里,老祖母在山上饿死了。父亲加入游击队与日军作战,负伤难愈英年早逝。”今年79岁的李炯文老先生讲述了他的家族抗战史,回忆当年日军侵琼的血泪与海南人民英勇抗战的故事。...[详细]
1939年2月10日,日本侵略者入侵海南岛,此后的6年间,日军杀害琼崖无辜民众不计其数,掠夺的铁矿、水晶、木材等资源财富难以计数,所烧毁的房屋建筑也难以估算。同时,日军施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也在海南岛制造了许许多多的无人户及无人村,以各种残暴的方式杀害辱掠民众的惨状,触目惊心。...[详细]
“70多年前,日军不仅在我家乡极其残忍肆意杀戮,而且也把我和母亲抓去殴打,这种丧失天良的野蛮行径不反抗活不了。”8月29日,琼崖纵队老兵,海南省农垦总局工业处原处长、离休干部、现年已87岁高龄的梁文友在海口家里向南海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抗战故事。...[详细]
那时日军惨绝人寰,用飞机把细菌撒到六芹山的树林、草地、河流……,我们这些琼纵指战员都是穿短裤行军,腿脚一碰上茅草就有划痕,有划痕的部位就开始烂,烂到脓水流出来,流到哪就烂到哪,严重的肉一块一块地烂掉,烂得能看到骨头并死去。...[详细]

海南抗战老兵讲述英勇抗敌故事:曾冒死救过台胞

“在抗战中,我成了一个‘四无’的人:无村、无房、无家、无亲人。”回忆起艰辛峥嵘的战争岁月,即将88岁的郑心凯老人不胜唏嘘,他家乡的小村庄、自家的房子、美满的家庭...[详细]

抗战老兵陈成鲁:目睹日军侵略海南暴行 投笔从戎杀日寇

陈成鲁老人告诉记者:“日军虐杀中国人的手段令人发指,村民一听说日本兵要来,都跑到山里躲起来,十室九空。”一说到日本侵略者陈成鲁老人就恨得咬牙切齿。[详细]

琼纵老兵范运进3次接应渡海解放军 曾用步枪打日军坦克

范会起介绍,父亲是海南文昌文教镇人,个子不高,人很机灵,参军前在老家农村放牛。父亲读过几年小学,入伍以后,积极参加军政训练,当年就参加过数次打击日军和敌伪军的战斗。[详细]

83岁的琼纵革命老战士:游行队伍的声音穿透历史响彻至今

该怎么描述那一段历久难忘的时刻?83岁的琼纵革命老战士符凤池一直想用一种语言形容当时的情景,可唯让他留下最深记忆的,还是他走在游行的队伍里,从海口长堤路到解放路,...[详细]

琼崖抗战启示录(一):永不忘记日军侵琼带来的劫难

光阴轮转,渡尽劫波。回顾历史,兄弟的命不能白丢,姐妹的辱不能白受,先烈的血不能白流。我们从来不乞求拒绝反省历史、顾左右而言他的虚伪道歉,但我们也深知,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尤其是不堪回首的苦难历史。铭记海南遭受的巨大苦难,一方面是要警示和平来之不易、时...[详细]

琼崖抗战启示录(三):海南女性为何不爱红装爱武装?

在海南这一片神奇的土地上,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了女性当中所蕴藏的伟力。她们总是一次又一次在重大历史关头,挺身而出,勇担大义,甚至改写历史。在琼崖抗战中,海南女性参加抗战的其面之广,人数之多,贡献之大,代价之高,不但在海南历史上前所未有,就在全国各地抗战中...[详细]

琼崖抗战启示录(五):兵民是胜利之本的道理永不过时

占琼崖人口90%以上的广大工人、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早就与琼崖特委存在密切联系。这是因为党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清晰标示了“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等根本问题,因此抗战一开始,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孤胆英雄、片面抗战注定要失败,只有全面抗战这一条出路可以拯救...[详细]

琼崖抗战启示录(二):正确看待琼崖国共两党抗战

琼崖抗战胜利,是包括琼崖国共两党在内的各党派、各阶层和海外侨胞共赴国难、浴血奋战的结果,来之极为不易。在抗战初期,琼崖国民党也曾立下汗马功劳,但长期消极从事抗日、积极开展反共、鱼肉中部民众、背离民族大义的所作所为,最终导致了琼崖民众与之的彻底决裂。相...[详细]

琼崖抗战启示录(四):陈嘉庚为何说海南华侨最爱国?

海南的战略地位到底有多重要?这一点首先被甲午战争后霸占台湾的日军注意到,在中国抗战进入相持阶段时,日军认为一旦彻底占领海南,向北可以切断中国大陆抗战的海上补给线,向西可以空中打击盟军和中国的军事策应,向南可以作为“南进”控制太平洋的“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详细]

南海网纪念中国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孤岛抗战 琼崖壮歌
  1939年2月10日,侵琼日军从海口西北角琼山县天尾港约2公里长的海岸强行登陆,并在短短半个月时间里就占领了全岛13个主要城镇,所到之处烧杀淫掠,琼崖一时千疮百孔。
  然后便是6年的沦陷,海南1/5的人口,40余万人倒在了那6年。
  远去了刀光剑影,散尽了战火硝烟。70年后我们重新唤起那段只属于祖辈的奋斗,却关系到子孙幸福、民族存亡的回忆。你知道海南,你脚下的这片土地上,流淌着谁的鲜血,埋葬了多少忠骨英魂。为了永不忘却的纪念。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1940年10月,侵琼日军为了掠夺石碌铁矿以及海南西部丰富的自然资源,开始兴建八所港。建港劳工主要来自沦陷区的上海、广州、香港和海南各市县。这些劳工遭遇日军的残酷迫害,绝大多数累死、病死、饿死、冻死、杀死,死后被日军埋在八所港旁的荒滩上,人称“万人坑”。...[详细]
日本对海南岛的侵占,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日军首先是希望通过占领海南岛,从切断中国抗战的海上运输线入手,达到其扼杀中国抗战的目的;其次日军也企图通过掠夺海南岛的热带及矿产资源,达到其“以战养战”的目的;同时,日军也力求通过其对海南岛的经营,使其成为日军进一步“南进”的战略基地。...[详细]
“老人们都说,那天也是这样一个艳阳天。”69岁的海口市西秀镇新海村村民林树楷眯了眯眼,在海岸边席地坐下。望向面前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港湾,陷入了长久的回忆。...[详细]
“我们文昌人又何尝不是如此?”88岁高龄的革命老战士郑心凯不胜唏嘘,得知日军即将袭来,文昌市南阳乡的百姓们首先将人畜和粮食转移到深山老林。...[详细]
65年前,解放军43军127师渡海加强团的一支护航部队,在战斗中因为迷失方向而与大部队失散,误在白沙门登陆,被国民党守军发现后团团包围。经两昼夜激战终以劣势兵力击毙敌军近千人后,大部分壮烈牺牲。这场战斗让敌人被迫调整军力部署,从而为解放大军横渡海峡创造了更多便利条件。放眼环望,海口高楼林立、生态宜人,南渡江滚滚北去,琼州海峡一碧如洗,正是河清海晏,大好江山。 ...[详细]
林开欧等人接到配合渡海部队从福创港登陆的命令时,已有第40军的一个加强营(渡海先锋营)、第43军的一个加强营、第40军的一个加强团成功登陆,还有第40军352团的两个排在雷州半岛海面执行任务时,被洋流驱使漂过琼州海峡,也果断选择了登陆海南岛。几批解放军成功登陆,让海南的国民党守敌大为震惊,立即抽调兵力加强两侧海防守备及海上巡逻。...[详细]
75年前,在澄迈、临高、琼山(六区)交界的山区里隐藏着一个“红色世界”,革命力量在此聚集,点燃了星星之火,在革命转入低潮的形势下,重新聚集革命力量,开创了武装夺取政权的新局面,为解放海南岛照亮了胜利前进的航程。在那片山林里,曾有一群崇尚自由民主的革命者,劈山开荒,建立学校、医院、报社……在那片荒蛮的森林里保存了琼崖火种。...[详细]
那是76年前的2月10日,日本侵略者入侵海南,在国民党部队一溃千里,仅半天就失守海口、府城的时候,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琼崖人民武装在潭口打响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第一枪,仅以80多人成功地阻击了气焰嚣张的日军,为群众和琼崖抗日力量的转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极大鼓舞了海南人民的抗日斗志。...[详细]
“当时红军集中改编的地点和改编后的驻地选在云龙,也是得益于冯白驹的建议。”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许达民说,云龙位于琼山至文昌的公路干线上,交通方便,共产党组织较坚强,群众基础好,是革命老区,有利于战时转入农村开展游击战争。...[详细]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琼崖抗战是华南抗战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整个亚太战场上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记者通过寻访一些见证者和幸存者,依然能够见证日军当年惨绝人伦的暴行 千人坑、万人坑……日军的手上流了太多海南人的鲜血 在日军侵占琼崖的7年里,以“经济开发”为幌子进行经济掠夺,重点掠夺铁矿等矿产资源 日本侵略者实行一系列暴行,包括“三光政策”、“梳篦清剿” 日寇自称这是“不流血的敌前登陆战,开占领全岛之端绪”。 作为一个不发达的边远地区,民国那个时期的海南又有什么样的景色呢?是一片破落不堪荒芜人烟的不毛之地吗?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中共琼崖特委和琼纵总部曾三进三出六芹山。 日军进攻卢沟桥,并通过卢沟桥向长辛店进发。 1939年2月10日,侵琼日军在澄迈湾登陆。 为修建黄流机场,日军强行将圈划于机场范围内的12个村庄夷为平地。 1941年1月,日军成立海南事务所,负责组织筹募劳工和组织实施掠夺计划。 在抗日战争中,中共琼崖特委领导的琼崖独立纵队对敌作战2200余次,毙日伪军3500余人,伤日伪军1900余人。 抗战时期转战在敌后的部分琼崖独立总队战士。 1943年3月18日,琼崖特委发出《关于反“蚕食”斗争的新指示》,制定了“坚持内线,挺出外线”的方针。 1939年1月23日,旅居南洋琼侨、琼胞代表聚会香港,成立“琼崖华侨联合总会”,支援家乡抗日,会议推举宋庆龄为该会名誉会长。 海南军区军史馆陈列的文物 1939年8月13日,新加坡孟里同乡会纪念“八一三”售花助赈暨欢送回国机工大会合影。 海南省人民政府修建的“白沙起义纪念碑”
Loading
Please wait...
策划/编辑:南海网内容中心 设计:钟文彦 技术:杨坤 邢立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20
电话:(86)0898-66810815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